发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春空千鹤若幻梦-【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0:45:26 阅读: 来源:发冠厂家

上辈子他一定是犯了大罪,所以大神重重地惩罚了他:没有善始,不得善终!

其问所有的爱恨痴狂、荣耀悲伤无非都是让他——历劫。

可是他当时哪里能够知道呢?尤其当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1899年6月14日,在日本京都川端医生家里,一个叫做川端康成的男孩出生了。这个只在娘胎里待了不足七个月的娃娃,急不可耐地来到了人世问。

康成一岁,父亲辞世;康成两岁,母亲辞世;康成七岁,最疼爱他的祖母辞世;康成十岁,姐姐辞世——现在,除了一个又聋义瞎又贫寒的爷爷,康成其他的亲人全部离开了人世!爷爷常常默默地坐着、无声地落泪。康成十五岁,大神把这个爷爷也收走了!孤儿康成只好寄住在亲戚家中,命硬的他好像见谁“克”谁,在这期间,居然连亲戚也死了一个又一个!小康成因此成了“参加葬礼的名人”“连衣服上都是一股火葬场的味儿”——问世问,命运为何物?为什么要让一个孩子在幼年就要一次次经历死别?

在这种环境里长人的孩子,没自因饥寒而冻馁、没有因孤寂而发疯、没有因一连串的打击而彻底心理变态,己实属不易,你如何指望他能成为一个阳光少年?他的孤僻、他的阴郁,他对精微、瞬间之美的迷恋,他对女人永远的渴慕,对死亡的巨大恐惧同时又满不在乎,不是都可以找到米处吗?

川端康成不是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也小是能够赤手空拳打出一个天下的革命者,他只是一个孤苦伶仃需要仰人鼻息才能挣扎着活下去的孩子!幸好他爱读书,他会画画,他的学习成绩不错。那些优美的古典诗书救了他,还有那最最重要的美少年小等原义人爱恋着他,陪伴着他。不然的话,一个总感觉自己“像野狗一样到处乞食”的少年怎么能挨过这艰难的成长期?

川端康成遇到小笠原,犹如宝玉得遇秦钟。他俩在茨木中学度过的日日夜夜成了川端康成少年时代最美好的记忆。同宿舍的两个男孩相互深爱着彼此,那种爱也许你不能理解、不能接受。

但在川端康成的世界里,他依靠着这份纯粹的爱,走过了自己的青春。他感激地说小笠原是他的“救济之神”,为他的“人生带来了新的惊喜”。中学毕业,康成考入东京帝国大学深造,小笠原顺从家庭安排到京都大本教修行所,成了一个虔诚的信徒。尽管情意犹在,然而,一个准备入世,一个正在离尘,看得见的差距使二人自然地暌隔了。

多年后,五十岁的川端康成写下了这样的文字:“这是我在人生中第一次遇到的爱情,也许可以把这称做是我的初恋吧……我在这次爱情中获得了温暖、纯净和拯救。从那以后到我五十岁为止,我不曾再碰上过这样纯净的爱。”

领略过小笠原带来的爱的温暖和慰藉之后,川端康成深深地感觉到自己对人间情爱的索求犹如饕餮。从小没有母爱、没有温情,女性就成了他永恒的追求。吊诡的是,命运一连串地给了他四次爱恋,女主人公的名字都叫“千代”!

千代,在日语中是千年的意思,喻指岁月长久,然而这四个千代却一个个都成为他生命中的流星。

第一个干代,叫山本千代,是康成家乡的女孩子。如果不是因为长辈们的一段往事,这个千代也许永远也不可能走进康成的心田,因为她差不多是他的“仇家”之女。

山本千代的父亲曾经借给川端康成的祖父一笔钱。款项有多大呢?估计也就是几十块钱。在当时的农村,谁家又能有多少闲钱呢?刚借出去他可能就后悔了,那爷俩儿乎冻馁,拿什么来还他?拖了一天又一天,等到祖父一过世,这人彻底急红了眼,他两次跑到康成的宿舍,毫无怜悯之情,硬逼着这个一无所有的孤儿在借据上签字画押,把这笔债转到了康成的名下,甚至限定他年底就要还清!

川端康成自己尚且无依无靠,他一个学生娃娃怎么还?眼泪、哀求、说理,那一刻统统都不能打动山本这颗石头做的心,“还钱!我就是要你还钱!”这已经彻骨寒冷的人世,又给川端康成来了冰凉的一刀!

这件事迅速被传扬出去,山本遭到了乡人的唾弃,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叫“鬼”,见到他就避着走。握着借据的山本内心受到了重创,临终前他怀着忏悔之情,嘱咐女儿千代给川端康成送五十元钱用来谢罪。

川端康成的心在瞬间柔软下来,所有的冰凌消融。是啊,死者长已矣,临终前有此一举,他愿意为他合十祈祷。

千代替父还债,恳切地邀请川端到家里做客。欣然前往的他受到了山本遗孀和小姐的热情款待。那种家庭特有的温暖,女性特有的周到,使这个离开家乡的游子感到了由衷的舒畅。当山本千代说出“你就把我的家看成你自己的家吧,随时可以来!”的话时,她重重地拔响了这个落寞青年的心弦!

无奈,恋爱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得两个人有意往一处用心,才可能成事。千代对他只不过是礼貌的周到。她不爱他,在心里可能连喜欢都谈不上。

然而客观来说,他用什么来让女孩子喜欢呢?一无所有的一个穷学生,性情忧郁内向,身材瘦小干瘪。相貌平平,满脸就长了一双大眼睛,大得那么夸张,犹如永远停滞在吃惊中的那副表情,让人不敢对视。加上她是他的乡人,清清楚楚地知道川端家那种似乎被死神觊觎上的恐怖,人家纵有八个胆子,也不敢去冒这个险哪!

廊坊男科检查医院哪家好

食道癌免疫治疗要做几次

沈阳处女膜修补医院哪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