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外垄断企业控制高管高薪

发布时间:2020-07-13 19:10:43 阅读: 来源:发冠厂家

2013年,加大对高收入者的调节力度,尤其是完善对垄断行业工资总额和工资水平的双重调控政策,将是收入分配改革的重要一环。其实,大多数国家都有高薪行业,有的是行业内人人高薪,高管自不必提,有的是行业内仅高管高薪,高得让人眼红。不过,记者调查后发现,为可控制垄断行业的高薪,各国出台的措施五花八门,只是效果,不是都那么好。

加拿大措施多但收效慢

垄断企业限薪,在全球都是大难题,加拿大也不例外。

比如加拿大通讯公司TELUX,近年来凭借垄断地位,利润大幅增长,可算“金字招牌”。当然,如果您仅是个普通雇员,按规定起薪仅3.98万加元(1加元约合6.36元人民币),工作满6年后可加到5.6万,此后便封顶无法再加,而年奖则往往只有1倍、最多2倍月薪,不过几万加元。不过您若是高管便不同了,虽然基本工资看上去并不高,基数也只有5.6万加元,但年终奖却相当惊人,近年高管人均年终奖都超过100万加元。

并非进了这样的“金字招牌公司”就能捧上金饭碗。如果说TELUX业绩优异,高管多劳多得尚有可说,那么有些企业业绩极差却也给高管高薪就更说不过去了。

如曾红极一时的IT企业北电,近年业绩滑坡,股价已跌到历史低位。为节约开支,公司决定裁员2100人,并将1000人调任低薪职务,但与此同时,其CEO、企业解决方案业务部主管和业务部总裁却分别加薪22%、21%和26%,分别达到1000万、203万和276万。

公用事业公司更肆无忌惮,例如卑诗省经营汽车基本保险业务的独家垄断公司ICBC,去年借口“受金融危机影响效益下滑”,将强制汽车保险基本保费大涨11.2%,但省政府随后的审计报告发现,该公司在声称“经营困难、效益下降”的2007年~2011年,经理以上高管人员编制增加272人(该公司总共也只有5000员工),高层薪酬总额从1230万加元升至2090万加元。

对类似这样的现象,加拿大政府并非不想控制,事实上也的确采取了一些手段。最强力、也最有效的手段,是联邦、省两级审计部门的审计,舆论、公众的监督,以及相应的处罚措施。

如ICBC就因省府审计报告公开指出“管理缺失”,迫使其总裁舒伯特去年11月15日辞职,该公司也公开承诺“整改”。但这种手段效率较慢,处罚力度也远远不够。该公司的问题始于2007年,但2012年11月初宣布的“人事冻结”,却一直等到2014年才“逐步瘦身到2008年时编制水平”。更加不可思议的是,2012年11月15日被强令辞职的舒伯特,竟有权以“全职顾问”身份领全薪至2013年6月30日。这样的“控制”,自然难有威慑力。

不仅如此,政府、议会这些本应对垄断企业高薪起监督、制约作用的公权力部门,本身也禁不住“垄断高薪”的诱惑。例如,在运输连线董事会投票批准给自己加薪后3个月,该企业所在的卑诗省,省长、议员们就采用类似手法,自己批准给自己分别加薪54%和29%的提议。

用选票做武器,把控制垄断企业高薪不热心的官员、议员赶下台,本是民主政治的“常规武器”,多伦多市就曾因此让脾气粗暴却作风清廉的福特当选市长。但选举时的承诺,等上任后总会大打折扣,有些是“不能”,有些则是“不为”。

事实上,垄断企业高薪的根源是“企业垄断”,要从根本上解决垄断企业高薪问题,惟有引入竞争,打破垄断。可如前所述,垄断企业在加拿大多数有政府背景,涉及公用事业领域,到了“不能碰”、“不能倒”的地步,在电信、移动通讯等领域,近年来做了一些引入竞争的尝试,但收效缓慢,许多新引入的竞争者势力单薄,生存尚存问题。而在水、电、车保等领域,引入竞争的步骤就更缓慢,控制垄断高薪,又谈何容易。

承德定做工作服

湘潭订制职业装

定西工作服定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