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企的红色简史

发布时间:2020-07-13 12:47:28 阅读: 来源:发冠厂家

据公开报道,中组部已于2011年底完成了对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的人事考察,其候选人资格由全国工商联提名。

在2012年3月21日召开的全国非公有制企业党的建设工作会议上,梁稳根作为湖南省唯一的企业代表受邀参加,受到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中组部部长李源潮接见。

多年以来,这位民营企业老板对中共表现出了极高的热忱。2004年入党之后,梁稳根发出感慨称:把党的事业和三一事业融为了一体,三一才真正找到了方向!

他的办公室设在三一集团的“党委楼”里,作为湖南省党员人数最多的民营企业,三一集团共有党员5400余人,11位董事中有7位党员,下设59个党支部。据称,在集团中高层的会议上,梁稳根遇见新面孔便会问:你是共产党员吗?

历届党代会上,来自民营企业的党代表,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甚或有成为中央候补委员的可能,有赖于改革开放以来民营经济的飞速发展,和企业家自身的信仰追求。

“这是莫大的光荣!”红豆集团董事长周海江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兴奋地说。他曾经是十七大代表,再次当选,“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也很激动,内心充满期待。这是他第一次成为党代表。他的父亲、中国新农村建设最杰出的带头人、江苏省华西村前党委书记吴仁宝多次当选党代表。如今,吴协恩接过了衣钵。

在兴奋与激动之余,周海江、吴协恩都感觉责任更大了。他们很珍惜这难得的荣耀。

从7个到34个

曾经,在很长的历史时期里,我国的民营经济非常疲弱。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我国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民营经济得以复苏并逐步发展。

更大的转变发生在1992年。是年,党的十四大召开,提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之后,非公经济在中国蓬勃发展,并在国民经济全局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民营经济的发展、壮大,也渐渐地激发了民营企业家们参政议政的热情,他们参与角逐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并积极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

然而,“党内关于民营企业家能不能入党、能不能让他们成为红色商人的问题,始终带有一种左的倾向,认为他们带有剥削阶级的嫌疑。”中央党校党建部教授张希贤说,一直到了1999年至2002年间,中国共产党才提出了民营企业家入党的问题。“这是一个重要的转折,党对民营经济的重视程度和认识程度发生了很大转变。”

真正的突破源于2001年7月1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建党8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在这个讲话中,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把民营企业主定位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承认了他们劳动者的身份,要求在政治上一视同仁,平等对待。

2002年,党的十六大对党章作出修改,把党章中党员发展对象里的“其他革命分子”修改为“其他社会阶层的先进分子”。虽未明确指出民营企业主可以入党,但大会通过的报告列举了因社会变革而出现的社会阶层中,民营企业主成为六大新社会阶层之一。

而正是在这次大会上,江苏沙钢集团董事长沈文荣、森达集团董事长朱相桂、远东集团董事长蒋锡培、综艺集团董事长昝圣达、浙江飞跃集团董事长邱继宝、重庆南方集团董事长孙甚林、广东金潮集团董事长刘思荣等7位民营企业家,在党章作出修改之前,便以十六大代表的身份代表这一社会新阶层的先进分子率先亮相。

这在当时,曾引发了社会广泛的关注和议论。当时的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一个重大信号,执政党对民营经济的态度越来越开明和开放。外媒评论:中国义无反顾走向“富强”。

在中央政策的鼓励下,民营企业老板们的入党热情进一步释放。虽然仍较发展一般的党员严格,但各级党委对优秀的老板入党问题的态度日渐开放。根据张希贤的估算,在现有的企业家党员中,接近一半的人在发迹之前已经是党员,这批人大多数从党政机关或事业单位下海。

“入党就入了18年!”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对此锲而不舍。最终,他在200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这一年,中央发展党员工作会议,要求广泛吸收非公企业主入党。

3年之后,他等来了更好的政治时机。

2007年,在十七大代表选举的方案中要求,“要有适当数量的新经济组织和新社会组织的党员”,简称“双新组织”。民营企业家代表于是成为“双新组织”代表的主要组成部分。这一年,梁稳根、周海江、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等17位民营企业家当选十七大代表。

2012年,党的十八大,这一阵容扩大到了34个。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说,这足见中国共产党对于民营经济的重视,说明党对民营经济本身高度认可,也让更多的民营企业家有机会参与到党的最高决策过程。

周海江明显感觉到了这一阶层的政治“参与感”越来越强,民营企业家也将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有机会参政议政、反映民营企业家的呼声,在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制定过程中不至于被边缘化,将有利于民营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党也可以更好地把握民营企业发展的脉络、要素和结构,使非公经济的发展更有利于党的领导。”张希贤说,这标志着党领导着力点的转变。“十八大之后,民营企业会进一步获得大发展,和国企共同推进经济发展的新格局。”

在张希贤看来,非公经济奋斗到今天,占了举足轻重的多半边天下,党代会应该增加他们的代表席位,给予应有的政治地位。而党也需要更加广阔的党内民主和基层民主。

代表非公经济中的2.8亿工人

在十七大代表选举的方案中还特别提出了一个要求,要有“适当数量的非公有制经济组织的工人”。

今年,十八大代表中的民营力量,除了民营企业家外,来自民营企业的工人代表也明显增加。

当选十八大代表的李国锋是福建特步公司一名普通的仓库调度员,作为最基层的员工,他在这个企业打包打了17年,勤勉负责,从未出过差错。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此生从未想到过自己能当选党代表。“这是我一生最大的荣幸,没有比这再高的荣誉了。”

李国锋的老板告诉他,这比考状元还要难。

17年前,从农村进城打工的时候,他原想着能吃饱饭就可以了。17年后,他是农民工党员的代表,带着他们对城市生活的诉求,与会十八大。

张希贤说:“国有企业拥有8000万员工,包括在编的和合同制的,非公经济组织大约有2.8亿员工,这些人成为中国新型的工人阶层,中共扩大非公经济组织中的党代表,一个重要的方面也是为了这2.8亿的工人阶级,为了使他们的政治权利、经济权利得到更好的保障。”

渭南工作服制作

泰安订制西服

义马西装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