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大厝小剧院

发布时间:2020-06-22 12:01:23 阅读: 来源:发冠厂家

大厝“小剧院”

但凡到过泉州市德化县奎斗村的人,都知道百石区有座百年大厝。大厝究竟有多大?里面一圈是平房,外面一圈是楼房,最兴盛之时,这里曾容纳过三十多家住户,近两百个人。群居盛景,自有奇观。80年代,大厝就在没有任何人刻意筹划的情况下,建立了一个“小剧院”。

稍大于一间教室的厅堂,一张高脚案桌,两条粗壮长凳,如果我说这就是大厝的“小剧院”,也许不少人会喷笑出口。可是,一旦夜幕拉开,“小剧院”就成了一处名副其实的娱乐场所。草草扒了饭,匆匆洗过澡,人们纷纷夹块凳子,陆陆续续赶到厅堂,先占个位置,然后倚根柱子靠面墙,漫天漫地地扯起话来。伙叔在县城上班,是大厝中第一个买电视的人。当他抱着十四吋的黑白电视踏进厅堂时,人群便突地沸腾起来。小孩子们一边挤着位子,一边欢呼:“看电视喽!看电视喽!”妇女们也亮开嗓子:“婶子,快来快来,播电视啦。”而男人们则灭了烟头,郑重其事地坐到了位置上。

在我的记忆中,那时候除了新闻联播,似乎并没有什么精彩的节目,可是人们还是看得那么津津有味—厅堂被挤得无处落脚。厅头的小孩,位置就摆在案桌之下,长时间仰首静坐,脖子梗得酸痛;厅尾的大人,为了让视线越过一个个后脑勺,有的踮起了脚尖,有的索性站上了条凳。遇上好笑的镜头,大家“轰”地一下,一起笑个前俯后仰,东倒西歪;看到悲惨的画面,你叹一声,我啧几句,再三感慨,意境倒更显凄凉了;如若是些乏味的情节,人们也不无聊,转过身拉些家常,再回过头瞥几眼电视,仿佛就着花生喝白干,也能得几分熨帖的舒爽。

当眼皮沉重,倦意袭身,人们逐渐散去。伙叔呢,自然是最后一个离开。他揉揉惺忪的睡眼,拔下插头,收回天线,小心翼翼地抱起电视,在几把手电筒的陪伴下,默默走向自己的房间……

大厝的“小剧院”颇是维持了一段很长的时间。我曾猜想,伙叔是否会将这份无偿的、义务式的放映视为一种负累呢?但见他抱出抱回电视,皆笑容满面,路遇邻里,常热情招呼,我的疑虑如同晨露曝日,很快就消逝了。

生活中,每次看到有些人为某种微不足道的利益而纠结时,我常想,如果他们曾享受过类似于大厝“小剧院”的温馨,就一定能在诸多世俗纷扰里,捂好淳朴的本色,获得足够与人相处的智慧。

[憨鼠责编:谷莹]

烙馍机

针灸推拿

环氧树脂砂浆

上海泉尔泵阀制造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