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冠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乾龙创投查立人民币基金的左手右手

发布时间:2020-03-11 11:25:10 阅读: 来源:发冠厂家

乾龙创投查立:人民币基金的“左手右手”转载创业邦导语: 听钢琴大师波里尼弹琴,那乐章的声音真的妙不可言……不过再一想,岂止是声音啊,那美妙琴声的背后是手指的动作,波里尼他的手指在键盘上疾速飞舞,要是没有手指之间配合得如

听钢琴大师波里尼弹琴,那乐章的声音真的妙不可言……不过再一想,岂止是声音啊,那美妙琴声的背后是手指的动作,波里尼他的手指在键盘上疾速飞舞,要是没有手指之间配合得如此和谐、娴熟,你哪里能心旷神怡地在音乐厅里一动不动坐上两个小时?……再往下想,必然又想到了自己的老本行,投资。

这投资的活儿,和弹钢琴也差不离,巴菲特爷爷坐在台上弹琴,30年没有弹错过一个音符,所以巴爷爷誉满全球,粉丝遍天下。

现在大伙儿都在做人民币创业投资基金,这可是一场大型音乐会,得有两只手的好好配合才能演出成功,这里的一只手叫GP(General Partners,基金管理人),另一只手叫LP(Limited Partners,基金投资人)。创投像钢琴一样,也是舶来品,创投在国外经过了五六十年的发展和沉淀,是一种非常成熟的投资手段,一个标准的创投,就像是一只手掌上必须长着这样的五个手指:

大拇指: GP和LP之间的收益分配比例20:80;

食指: 基金的年管理费2-3%

中指: 基金投资人(LP)和管理团队(GP)的责任和利益分离(基金+管理公司)

无名指: 投资决策委员会的设定(由管理团队主导)

小指: 管理团队在基金里放钱比例1-2%

创投基金的这五个手指头,长长短短、大大小小,一个个全部是多少年来自然优胜劣汰进化的结果,它们之间有着内在的相互关系,是必然而存在着的。但是,国内GP们和LP之间在人民币创投中的对弈,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围绕着要不要打破创投基金的常规,要不要把手指头用刀剁一剁,砍短点儿、砍掉几个,让它们更合乎本土民资LP们的口味。怕就怕在,轻易把手指剁掉了,最后恐怕会弄得连弹琴都弹不出声音来了。

先谈左手:LP

a. 安全信任

国内LP和GP的合作,大多数是第一次,所以,建立安全感和信任感是LP们试水的第一步。民资LP通常希望GP也在基金里面投入相当数量的资金,越多越好,这样他们才会比较放心一些。GP团队出一些钱是理所当然的,但是如果数目大大超过了常规的比例,会让管理团队觉得这是在做JV,而不是管基金。通过让GP多放钱来追求基金的安全感,只能说是一种比较原始和初级的手法。LP更应仔细做尽职调查、了解GP的投资决策流程和历史业绩,来帮助自己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决定。

GP们自己放钱在基金里不是件大事,只是一个小指头而已。

b. 管理费和未来收益的分配(Carry Split)

不少民资的LP宁愿放弃一些远期的利益,来减少眼前的风险。比如可以同意未来LP分配比例低于80%,而减少支付甚至不支付每年2%-3%的基金管理费。

这是一种非常普遍的错误做法。基金的管理费并不是GP们的利润,管理费是一个基金赖以生存、赖以确保投资质量的运营费用。一个基金必须有基本的专职团队成员,从合伙人,副总、到投资经理、分析师、助理等,GP团队到处去找项目,而且项目源越多越好,因为项目多了才能筛选出好项目;投资前还要做详尽的尽职调查,严格的法律文件……中国的民资LP们有待理解,管理费打折是投资创业基金的最大风险之一,得小失大、得不偿失。创投行业是高度知识性、专业性、经验性的,如果没有充足的管理费去招聘最优秀的人才,去寻找最优秀的项目,去做最仔细的尽职调查和最严格的法律文件,随便去弄几个免费的大学实习生来打理LP的钱,这样的投资可能会是安全的吗?

c. 当大股东,要在投资委员会中有决策权

有些资本大鳄,一坐下来就单刀直入先谈基金管理公司的股权:你们的基金规模不就是两个亿、三个亿?钱不是问题,全部可以由我来出,不过管理公司我要控股,要拿80%.成熟的LP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成熟的团队也绝对不会同意这样的条件。

咱们暂且不讨论由单一LP全额投资的基金是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基金。

众所周知,创业投资的一个核心任务是获取和放大创业公司的股权价值,创投们在投资一个创业企业的时候通常希望该企业的核心管理层有较多的公司股份,这样才能保证企业的管理团队有足够的吸引力来为公司业绩的持续增长而拼搏,以增加创业公司的股权价值,股权价值大了,将来公司上市或者被收购时,股东们的收益就大。这个原则同样适用于基金的GP,通常创投基金的GP们都是成功的创业人士或资深的投资人,LP如果不保证GP应得的利益,要在Carry和管理公司上插一刀,那你是肯定找不到顶级的老手团队的;能找到的恐怕都是些生手团队,他们愿意牺牲自己未来的Carry利益来换取一次管理基金学习机会。LP们不是想要安全、保险吗?想想看,把大笔的钱交给有经验的老手安全呢?还是给几个毛孩子去玩更保险?

另外,关于基金的投资决策委员会的控制权问题,行规通常是由GP主导甚至100%由GP负责。这里实际上牵涉的并不是一个控制的问题,而是基金投资人和基金管理人职责分工明确的问题。举个例子来说,如果LP控制投资决策,GP找来的项目LP可以统统否定,LP也可以自己寻找项目,自己批准投资。那最后的问题在于:如果LP自己找来的项目自己决定投资,结果投资失败了,那责任是谁的?是LP的责任?还是GP的责任?如果LP自己找项目,自己决定投资,那还要GP干什么?还有什么必要成立基金呢?

d. 先合作起来,我们做跟投。

GP和LP谈了许久,LP最后说:这样吧,基金我们就不投了,我们直接投在你的项目里吧,你有什么好项目,我们跟投,跟着你们放点钱进去,多放点也没关系。

嘿嘿,表面上听,这句话似乎合乎情理,LP和GP先一起投几个项目,磨合一段时间看看再说,其实不然。

—— LP如果不给GP钱,GP拿什么去投项目?GP辛辛苦苦去找来好项目白白让你投?

—— GP如果找到了别的LP,如果有跟投权的话,GP们肯定会把跟投权给投资他们的LP,也不会给你,有好项目的话,事实上是轮不到你的。

—— 索性把话说死了吧:就算有几个倒霉的GP实在找不到LP,手上有一大堆好项目也白白的都给你给投了,那投资后的投资管理工作谁来做?除非你自己做,不然没有哪个优秀GP会喝着西北风来帮你守着这些项目,等种子发芽了,浇水,等嫩芽长成了苗了,锄草,等幼苗长成树了,杀虫,等树上的桃子熟了,GP们摘下仙桃来替您老给端去?但愿天下有这样的好事儿!

再谈右手:GP

基金也是一种服务行业 – 金融服务。

创业投资基金的GP,和足浴店里替客人洗脚的四川妹子性质是一样的,都是服务生,目的宗旨也都一样:要让顾客满意和开心;不然,顾客一伸腿把跟前的那桶洗脚水一脚踢翻,那四川妹子的饭碗就可能要翻船了。

大部分本土民资LP都是在国内生意场上跌打滚爬、从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创业者,他们可能文化程度没GP们高,洋墨水没有喝过,有关创投的世面没GP见得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出钱当LP,当GP的主人,GP就是LP的仆人,抱怨或者看不起本土LP,并非一种GP们可取的服务态度。

其次是GP们需要去发现和培育本土民资的LP,这件事也不容易,不能指望靠一个小时PPT演示就打动对方LP马上让他拍板掏钱。目前市场上有不少GP/LP峰会,许多GP们希冀通过一场会议,当场一网打尽一箩筐的LP.这种速配方式似乎是很有中国的特色,但能不能见效就不得而知。创投基金对于LP的资金要求,也不是能买两打iPhone的人都能合乎条件,合格的LP是稀有的、金贵的,GP们要有耐心,要花足工夫,别把LP混同成街上热昏了脑袋抢购股票的老头老太太。

最后一点:迄今为止,几乎所有创投的成功案例都是海外创投在中国的投资从海外市场上退出,这一套路是不是完全适合人民币基金未来在中国的本土退出,本土人民币创投基金是不是有待GP们静下心来针对中国本土投资的实际情况进行一次全面的优化?

……

像春笋般涌现的各地政府的人民币创投引导基金,拉开了这场钢琴音乐会的序幕,好比本土的GP和LP们正在学习弹钢琴,学习过程嘛,总免不了弹出些杂音来,只要继续努力,不是故意乱弹琴,总有一天可以通过10级考试去登台表演。GP和LP的这两只手需要高度和谐地配合起来,才能够把这场钢琴演奏会弹出气氛、情调、品味和结果来。

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

初级会计

所得税汇算清缴时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