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古庙阴森森侦探类-【资讯】

发布时间:2021-07-15 11:09:58 阅读: 来源:发冠厂家

(一)

寒风瑟瑟。

村外,山谷间的一个山洞里,每一个人都在发抖,并不完全是因为天气寒冷,更是因为心情。

十来个人相聚一处,却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他们的举手投足,都极尽小心,尽可能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以免发生任何不乐意发生的事情。

二十年前,山上那座小庙里的住持古月和尚死后,这一带就时常发生怪事。

尽管村子里的人,都十分虔诚地去庙里烧香,但每隔三年,就还是一定会有一个人死于意外。

算起来,村子里已有六个人,死于这种意外了。

死亡的原因,六人都不相同,但他们都是死于农历的十二月初五这天。

而那一天,恰好就是二十年前,那个古月和尚的忌日。

根据村里的老一辈人说,每当有人死去的前一段时间,就会有人在夜里看见一个和尚,在小村附近的山林里出现。然后,用一种很阴很阴的语声,不断召唤将死之人的名字。

再过三天,就是今年的十二月初五了,意味着第七个人,离死神的来临不远了。

至于死神将会带走谁,还不得而知。只知道每一个人,都有可能被带走。

村里一些老弱病残,还有阳气不足的女人,早在一个月前,都搬出了村子,只剩下这十几个胆量大,不信鬼神的猎人留下,决定要为民除害。

那个总在夜里出现的和尚,到底是不是古月和尚的鬼魂?至今还是一个谜,所以他们到现在,也仍然只有等待。

等待一次终极的拼杀,可悲哀的是,他们都准备拼杀的时候,却找不到要拼杀的对象。

火光一亮,是一个老头划亮了根火柴,正要抽烟。身边一个年轻人,猛地将他的烟火打灭,啐道:“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抽?”

老头不满道:“抽根烟咋了?”

年轻人道:“乘着夜色,我们的行踪一定不能暴露。而你方才划亮的那根火柴,就足以坏了大事!”

这一下,老头沉不住气了,随口就道:“老子抽根烟,你说老子坏了大事。那你刚刚还在外头,偷着烤了根番薯吃,怎么不说?!”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已破了夜幕下的沉寂。

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落下:“你们两个不要再吵了,现在我们最关键,就是要等待那个鬼和尚的出现。”

说话的,就是市刑侦队的队长齐宏建警官。

他侦察兵退伍,曾多次立功,带着满身荣耀转入地方。多年来,但凡有凶徒作案,他总能以不可思议的侦破手段,发现那些看似不可能被发现的蛛丝马迹。他算得上是名探了,也正是因为这个村子,每隔三年就会有人离奇死亡的离奇事件,便把他给请来了。

(二)

夜更深了,没有月亮。

齐警官一直都没有说话,大伙憋了好久,终于有人忍耐不住,问道:“咱们大伙就这么干等么?”

齐宏建道:“大家不要着急,我正在监视。”说着,他低声问:“你们看,大约二百米远的那片竹林,此刻有啥动静没有?”

大伙一齐看去,只见漆黑一片,便是跟前的几十米,都不能看清。

虽然都没有说话,但眼神都已表露无遗。

齐宏建淡淡地道:“此刻,有一只野猪,正从那片竹林下走过。”

接着,有一个女声问道:“齐哥哥,我也看见了,好大一只呢!”

齐宏建接道:“好样的!夜间视物,好功夫!”

可是在这样的环境下,竟然出现了一个女子!大家都是吓了一跳。

怎么她的出现,大伙一点也没有察觉?登时一片大乱。

齐宏建接道:“大家不用慌张,她叫林露露,可是沧州绝招的传人。不仅在我们刑侦队里,是一名女神枪手,在江湖上人称飞镖神女。她这次是专程来协助我破案的!”

话音甫落,先前那要抽烟的老汉,“唔”了一声,激动道:“神女啊!这……这下我们有救了!”其他几个村民也道:“是啊!这下有救了。”

又是火光一亮,那个年轻人抽起了一根烟,不屑的道:“擂台格斗,我见得多了,可不像你这么吹嘘。”

言下,一丝风声响过,那年轻人只觉手上一麻,手里的香烟自己“跳”到了石壁上,并且定住。

人丛登时哑然。www.guidaye.com鬼大爷鬼故事

齐宏建笑道:“好了,大家生火,煮东西吃吧!”

那老汉道:“不是说不可以有亮光,免得打草惊蛇吗?”

“今天晚上,我们的敌人应该不会来了。”

老汉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马上就要天亮了。”

齐宏建说完,点了一堆火,使得山洞内登时亮堂起来。人人也都看清了,定在石壁的那根香烟上,赫然插了一根牙签!

这一下,那个年轻人再也不敢多说什么。

火光映照之下,只见一个清秀绝俗的姑娘,正坐在齐宏建的身旁发笑。她身穿一件淡绿色的薄衫,下罩散花水雾百褶裙,一点寒意也没有的样子。更奇的是,她美玉荧光的脸上,那双美目中却射出一种很冷很冷的光芒,仿似千年的玄冰。

一望之下,让人不禁更增了几分寒冷之意。

年轻人至始至终,目光都落在她的脸上。

过了良久,直到天色微明的时候,那个年轻人才痴痴地道:“姑……姑娘,我姓李,我叫……叫李文风。”

大家都无语了,那老汉笑道:“老头我活了五十多年,也没见过想你这么表白的。”

就在大伙全都取笑他的时候,忽然一声怪叫,自山谷间传来。

也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叫声,好像一叫之下,风云都要随之变色。

不育检查多少钱

长春人流去哪个医院

临沂治包皮包茎多少钱

蚌埠妇科治疗妇科炎症医院排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