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四川官员疑与工商局勾兑占商人公司数千万资产官员霸占资产国楣毛蕨

发布时间:2020-10-19 08:01:15 阅读: 来源:发冠厂家

四川官员疑与工商局勾兑占商人公司数千万资产|官员霸占资产

孙佐才拿着胜诉的判决书站在公司门口。虽赢了官司,但他却没能拿回公司。 南都记者 刘洋 摄  南都记者 刘洋

2006年,孙佐才的企业被合伙的官员非法变更法人代表。他起诉维权,在2008年赢得了官司,但企业法人代表恢复为自己3天后再次变更为他人。此后,孙佐才又毫不知情地“被退股”,彻底远离这家公司。

10年前,当孙佐才风光无两地与四川南充蓬安县政府签订合作协议时,他未曾想到,如今自己会“像丧家犬一样”奔波于蓬安各个政府部门之间。

2004年,孙佐才开始到蓬安县运营生猪养殖及相关产业,前后共投资4700多万元。2006年,他的企业被合伙的官员非法变更法人代表。他起诉维权,在2008年赢得了官司,但企业法人代表恢复为自己3天后再次变更为他人。此后,孙佐才又毫不知情地“被退股”,彻底远离这家公司,至今未拿回自己的企业。目前,南充市政法委已介入。

与“官员合伙人”合办“龙头企业”

孙佐才是四川成都人,生于1946年,改革开放后靠房地产生意积累了财富。2004年3月,通过朋友介绍,他来到南充市蓬安县投资,先后与蓬安县政府签订了《生猪良繁养殖场建设合同》等多份合作协议,计划投资数千万元,他也成为蓬安县政府的“座上宾”。

2005年,孙佐才整合其在蓬安的资源成立了四川巨农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巨农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孙佐才出资1750万元,为企业法人代表,另有陈万华、冯健康、孙佐江、杨国平、周林5人分别以50万元的实物入股。

孙佐才与冯健康向南都记者证实,当初除冯健康实际出资35万元外,其余股东均“开的空头支票”。而在这些股东中,冯健康时任南充营山县某保险公司总经理,杨国平为南充储备粮系统官员蒋宗伦的代理人,周林则为蓬安县粮食局官员周应省的代理人。

孙佐才、孙佐江、冯健康等人均称,上述官员是为规避风险,所以找了“替身”。而周应省则回应,这家企业是自己招商引进的,所以当时才以侄子周林的名义入了股。

五部门签字变更法人代表

2006年5月,孙佐才到俄罗斯考察生猪出口,10月归国后一直抱病住院。2006年底,蓬安县信用社领导突然找到孙佐才,咨询他“企业法人变更后的还贷问题”。细查之下,孙佐才发现巨农公司的企业法人已从自己变更为冯健康。

当时的工商登记变更资料显示,2006年11月24日巨农公司召开了股东会议,“全体股东一致同意孙佐才辞去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职务;一致选举冯健康同志担任新一届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这份股东决议中标注是孙佐才主持了会议,但未见其签名。孙佐才称对此毫不知情,冯健康与孙佐江事后也承认,孙佐才没参与这次会议,是周应省搞定蓬安县的相关部门完成了变更。工商登记资料变更申请中,也确有周应省的身份证信息和签名。2006年12月15日,巨农公司向蓬安县政府递交了变更报告,县农工办、畜牧局、经济局、生猪办、招商局5个部门签字表示同意,最终由县工商局完成法人变更。

“这等于我自己的产业一夜之间全到了别人名下。”孙佐才在与蓬安县政府各部门沟通无果后将巨农公司及其他股东告上法庭。

蓬安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孙佐才败诉,孙上诉。二审法院南充市中级人民法院查明,2006年11月24日巨农公司的股东会议违背了公司章程,内容无效,故撤销蓬安县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撤销巨农公司2006年11月24日的股东决议,同时撤销相关的企业法人变更。

为保障执行,2008年10月初南充中院还责成蓬安县人民法院向蓬安县工商局下达了《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撤销此前的变更,恢复孙佐才的法人身份。

时隔三日再次变更

2008年10月14日,孙佐才到蓬安县工商局拟取回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文书,却被告知,企业法人又一次从他变成了冯健康。孙佐才傻眼了,“明明赢下了官司,怎么企业又变成了别人的?”

巨农公司的工商登记变更资料显示,2008年10月8日,公司确实向蓬安县工商局申请了撤销此前的变更,10月10日企业法人名字也从冯健康恢复成孙佐才。但在10月13日,公司又提出了申请,企业法人再次从孙佐才变更为冯健康。

南充市工商局2013年12月的一份信访回复解释了“时隔三天再次变更”缘由:“2008年10月13日,四川巨农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向蓬安县工商局申请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提供了股东会决议和法定代表人任免文件,经蓬安县工商局审查,该公司提交的法定代表人变更登记资料齐全,依法进行了变更登记……相关法律法规没有规定法定代表人变更后再次变更登记的时间限制……在该公司提交资料齐全的情况下,蓬安县工商局必须依法进行变更登记,否则属于不作为。”

对此,蓬安县工商局分管注册的副局长邓海波前天回应,此事时隔太久,不知当时的具体情况如何,但他也承认“时隔三天再次变更”的现象“正常情况下很难碰到”。

对于这次变更,冯健康表示,自己所知不多,只负责变更时的签字,其他事是周应省与蓬安县工商局在勾兑。周应省在接受采访时则未就此回应。

公司最终成为“官员独资”

2009年3月,孙佐才再遭重创,巨农公司通过的一份股东会决议让其彻底远离这家公司。当时的决议称,孙佐才自己申请股权转让,但孙佐才坚称毫不知情。冯健康、孙佐江等股东也表示,当时未见孙佐才在股份转让协议上签字。冯健康描述当时的情形称:“是周应省打印好后叫我签字的。”对此,周应省回应,当时公司经营困难,孙佐才主动提出退股,且通过了股东大会的讨论。“他退股时没承担公司任何的债务,我也算对得起他了。”

此后不久,孙佐江、陈万华、冯健康等人也相继退股。冯健康在2011年出具的一份情况说明中解释,自己虽然当了几年巨农公司的法人,但没有任何权力,“公司的整体运作都是周应省说了算,我心中意见很大”。

根据工商登记资料,巨农公司2010年后股东只剩下欧碧秀和周林,欧碧秀为企业法人。2013年,股东周林又变更为周静。冯健康及巨农公司多名员工证实,欧碧秀为周应省之妻,周静为周应省之女,“幕后的老板还是周应省”。南都记者日前走访巨农公司,受访员工均称,“姓孙的老板几年前就退股了,现在只有周应省一个老板”。

62岁的周应省现已退休,他告诉南都记者,2010年起巨农公司就已是其独资企业,“孙佐才要想拿回公司,可以准备几千万来买”。

孙佐才表示,自己前后在蓬安县的投资超过4700万,若算上企业的盈利、所购土地的增值等,这些年的损失超过2亿元。“我现在的诉求有两个,一是拿回自己的公司,二是让相关政府部门赔偿和追责。”

目前,南充市政法委已介入。南充市政法委书记胡斌前日表态,将督导相关法院和工商局协调处理案件执行的事务,至于孙佐才提出的相关赔偿和追责不在政法委职能范围之内,建议其“该打官司的打官司”。蓬安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成超林前日透露,已收到南充市政法委转来的材料,正在调取卷宗研究。

孙佐才称,如果南充市政法委此次协调仍无结果,他将对蓬安县农工办、畜牧局、经济局、生猪办、招商局、工商局6个部门提起行政诉讼。周应省则向南都记者回应:“孙佐才的举报纯属无中生有,给我和政府部门找麻烦,随便他怎么搞,我反正不会理他,也懒得起诉他。”

安徽尖锐湿疹医院哪家好

长春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好吗

专业治疗各种妇科疾病的医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