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冠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发冠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iFree王金星对手游变现能力要保持冷静态度

发布时间:2020-02-11 07:41:00 阅读: 来源:发冠厂家

第二届GMGC全球移动游戏大会专题>>

北京时间5月6日消息,i-Free中国区总经理王金星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对手游的变现要保持冷静的头脑。

这个市场还在初级发展的阶段,它的变现空间是有待挖掘,但是希望大家能够适度挖掘,而不是过度挖掘。

王金星认为,目前的火热也是基于游戏能够变现,它的变现能力是非常不错的,相对于所有其他的应用产品来说。如果像SP时代过度挖掘的话,最终会带来整个市场的伤害。

“不光是说游戏产品受到伤害,包括后续APP的付费,还有产品,就是智能机产品本身的功能和销售也会因这个原因受到影响。我希望大家在火热中间还要为整个行业保留一点点的空间和隐私。”

在谈及端游产品是否会影响到手游时,王金星称,现在PC、电视、手机三屏融合的现象很正常。PC端如果出来好的游戏,也会吸引很多玩家继续在PC端玩。

王金星同时表示,现在的游戏很多都是从PC端就开始跨平台了,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吸引力。对移动端来说不造成影响,会是一个互补。

对于游戏同质化的问题,王金星称, 从目前的氛围来说比较难以消除。“可能有一些公司的理念不一样,比如说我先学习一下别人好的经验,然后我再来改进自己的东西。”

i-Free中国区总经理王金星

以下为专访实录:

记者:王总,您好。请问一下您对中国目前的移动互联网环境有什么样的看法?与国外的情况有什么样的不同?

王金星:中国现在的移动互联网环境应该说是刚刚起步,目前来说我感觉其实还蛮好的,就是开放,大家互通,也分享,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氛围。在国外的话其实也是这样的,大家也会聚在一起交流一下产品的问题,也会聚在一起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东西。我觉得点子分享不会被偷走,反而会碰撞出更新的东西来。

记者:目前移动互联网领域,移动游戏是率先实现了变现,您对如何进行持续的增长盈利等问题有什么样的看法?

王金星:我只希望大家目前对游戏的火热,目前的火热也是基于游戏能够变现,它的变现能力是非常不错的,相对于所有其他的应用产品来说。希望大家能够保持比较冷静的头脑,因为毕竟这个市场还在一个初级发展的阶段,它的变现空间是有待挖掘,但是希望大家能够适度挖掘,而不是说过度挖掘。如果像SP的时代过度挖掘的话,最终会带来整个市场的伤害。这个不光是说游戏产品受到伤害,包括后续APP的付费,还有产品,就是智能机产品本身的功能和销售也会因这个原因受到影响,可能大家会觉得我用智能机不安全,钱或其他东西得不到保障。我希望大家在火热中间还要为整个行业保留一点点的空间和隐私。

记者:您认为今年移动游戏行业的规模大概会是多少呢?

王金星:我觉得移动游戏,如果整个游戏真正起来,包括整个智能机的发展到今年年底的话,上百亿是有可能的。我的数据其实不是特别精确。

记者:今年端游方面会推出系列的产品,是否会对手游方面有影响呢?

王金星:现在PC、电视、手机三屏融合,包括Pad算在移动设备里面,三屏融合的现象很正常。比如在家看电视,同时还在玩Pad,同时也在玩手机。PC端的游戏肯定会是存在的,不会消失,只是它的时间占有率会下降。我觉得PC端如果有好游戏也会受到大家的欢迎,因为PC端游戏体现的品质和体现的宏大场面,这个游戏的规模都是目前移动端来说无法比拟的,计算机的功率还是要比手机的功率要大。PC端如果出来好的游戏,我觉得也会吸引很多玩家继续在PC端玩。

现在的游戏很多都是从PC端就开始跨平台了,PC端跨到Pad端,然后再跨到手机端,每个平台都有自己的吸引力。我觉得这个东西对移动端来说也不造成影响,也不造成冲击,而是一个互补的。比如PC端有了,可能手机端做一个轻量级的,同样的品牌是一个互补。

记者:在本次大会上主办方打出了移动游戏中国梦的口号,作为企业来讲您是怎么理解移动游戏中国梦的?

王金星:目前来看,如果你看中国移动(微博)游戏排前十位的,真正开发出来的移动游戏、手机游戏来说,可能中国的游戏还排不上号。大家可能很期待在未来,因为这是一个机会,就是在一个行业变化,因为现在新的设备出来,新的体验、新的基础软件出来之后,带给了大家很大的发展空间,我们也很期待能在发展的阶段当中看到中国自己真真正正的原创产品。这个原创产品精品才能出现在世界的舞台上,我觉得这可能是中国梦特别大的体现吧。

记者:i-Free是俄罗斯的移动互联网公司,想了解在中国市场方面是怎么理解的中国梦?就是从市场角度来讲,移动游戏的中国梦您这边是什么样的理解方式?

王金星:我觉得从海外来说,海外有很多的独立开发者,他们可能就一个人、两个人。举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就是《坦克大战》,就是以前我们在电视机上打的那个。到现在为止《坦克大战》的月收入好像是上百万美金。

他现在的团队只有两个人,一个人就是最开始做《坦克大战》的人,加进来的人就是做手机端的,就是把《坦克大战》放到手机端。这种东西可能只能十年、二十年出一个,这也不乏所有中国开发者的一个梦,有可能我也突然有一天我的游戏也能成就划时代的产品。你想我们这一代人、两代人、三代人都是在玩这个游戏长大的。俄罗斯的开发者他们真的是有很多个体独立的开发者,也会组成一些工作室,也有像大一点的开发公司。我觉得在中国的话也是这样的,中国的技术人才比较多,而且中国人也比较多。现在中国各个大学培养了很多的新技术人才出来,现在的技术变化也很快,我就觉得在所有的从业者里面可能某一天我们也会出现,就是你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相信自己,总有一天我就会出来一个东西。

但是真的有可能不是老年人,有可能是一个年轻人,特别年轻的年轻人他做出来一个特别不一样的产品,这个中国梦,可能大家的中国梦在他的身上就实现了,是这种情况。

记者:您刚才提到国外的独立开发者,他们大概的占比会是多少?

王金星:独立开发者至少在30%到40%。这种独立开发者每个国家生存的理念不一样,比如说他每天编编程有几个钱收进来就OK了,不愿意再要去把那个做大或者怎么样,我的兴趣就是在不停地开发新游戏,或者开发我认为有兴趣的游戏。他的生存状态就是这样,我收到的钱维持我的生活就可以了,不一定要成为一夜暴富的人。但是他的钱来自于自己的兴趣,比如说像《割绳子》这种,当时就只有两三个人做的,但是到现在为止达到现在的量级并不是一开始说做游戏就达到这个量级,而是基于有兴趣,就是喜欢这个东西,这是生存理念不一样。

记者:继续刚才的问题,移动游戏的中国梦您认为所在的机遇和挑战分别是什么呢?

王金星:我觉得机遇就是说现在这个时间点非常好,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越来越多,你能在大市场里面或者说在公共平台里面能获取的信息,能获取到的东西就很多。像以前获取的资料和借鉴别人经验的机会很少,现在就特别多,只要你愿意去挖掘,我觉得可以获取特别多有用的东西,比以前就要容易。

挑战,很大一个程度就是说我们技术或者是说创意方面,我们天天都说创意,可能这是比较难以理解的东西。说的深层次一点就是说技术,比如说同样的一个游戏,假如说你能开发出来这个游戏是10M,10M就可以把这个游戏做完整了。但是如果你的技术做得不好,包括美工、图片算在内,因为一般游戏大都是美术图片大,但是如果处理得好量级也是会降下来的。所以从很多细节的技术问题上大家还需要深刻地去学习,有些地方还是差。

我也是希望提这种,因为我回答的问题都很直接。但是我希望提出来的这些大家能够真正认识到。

记者:刚才您提到了虽然说现在从业者越来越多,可以借鉴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但是也不排除会出现很多同质化的游戏,这方面有没有可能会消除?

王金星:同质化,按照中国目前的市场来说,从目前的氛围来说还是比较难以消除。可能有一些公司的理念不一样,比如说我先学习一下别人好的经验,然后我再来改进自己的东西。所以这也是我为什么归根到底说最主要的问题还是自己对于技术软件的把握、地层技术的欠缺,就是说没有能力去把控这个东西只能先去学习、抄袭,或者先用别人的经验来增加自己的经验,可能第二个游戏、第三个游戏出来的时候就是自己的对象。但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因为欠缺这个东西,可能想先学习一下别人好的东西,是这个情况。

还有我刚才提的东西,还是需要在这个方面再加强。你想在人多的情况下,你今天想到一个点子,我明天也想到,还是很容易的。可能暂时还没有这么容易避免。

记者:非常感谢王总接受专访。

进出口经营权申请

深圳注册公司需要什么资料

司法审计费用

广州代理记账兼职

相关阅读